歡迎登陸中共陽泉市委黨史研究室(陽泉市地方志研究室)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首頁 > 人物春秋

研究黨史55年的耄耋老人——師文華

 時間:2016-09-22       大    中    小      來源:

 

研究黨史55年的耄耋老人——師文華

    

    活了80歲,研究了55年。師文華先生至誠至真、不爭不怨,洋溢著老派學者的氣質,與這個凡事講收益的“理性經紀人”時代氛圍格格不入。他不在市場經濟大潮中,也不在名利場上,他在寂寞書齋日日夜夜研究——
  師文華先生總說,自己就是一個為黨研究黨史的普通工作人員,只不過時間做久點,活了80歲,研究了55年。采訪中,這位老知識分子體現出來的至誠至真、不爭不怨及他對國家、黨的事業洋溢出的熱愛,對自己工作的鞠躬盡瘁,讓人印象深刻。師文華先生身上散發出老派學者的氣質與這個凡事講效率收益的“理性經紀人”時代氛圍有點格格不入。師文華不在追光燈下,不在市場經濟大潮中,也不在名利場上,他在寂寞書齋里日日夜夜讀書、寫作、研究,甘于平淡,默默崇高著,默默精彩著。
                                                                                                                             

                 治學專注而癡迷“55年搞黨史研究,學問做得一般,但沒有荒廢一點時間?!?/span>


  師文華,1960年從北京師范大學畢業后留校成為政治課教師,教授黨史課程,并參與編纂了作為新生教材的《中國共產黨歷史講義》,最初的研究始于“服從組織安排,為國家修黨史”,也源于父親對自己的叮囑。師老的父親早年參加革命,后在中央經濟委員會物資局工作。1962年,中央召開七千人大會,在眾多參會人員中,師老的父親找到老家臨汾地區翼城縣委書記求了個人情:“我的孩子是大學生,北師大畢業,是知識分子,我想應該讓他到基層去,讓他去縣里發揮作用吧!”在父親的引導下,師文華離開首都,回到家鄉,在臨汾一中做了一名教書匠,教授政治和黨史課程。1981年,他調入臨汾黨史辦,3年后又進入山西黨史研究室,成為一名普通的研究員,那年師文華48歲。5年后,老母親、妻兒全家9口人才落戶太原,夫妻領著共91塊5毛錢的工資供養家中老小,家雖貧但師文華專心治學,心無旁騖。1995年,師老辭去行政職務,專職從事研究,完成上級交辦的研究任務。1999年正式退休后,用6年時間執筆完成《李立功回憶錄》,近10年時間,他將自己的文章集錦出版成書——《文華文稿》(三冊)。至2010年,師文華從事黨史工作50年了,自己將多年的成果付梓并贈給老同窗、老同事,為此,老友們為他開了一個座談會,省委黨史辦送給他一面“祝賀師文華同志從事黨史研究五十年”的紀念匾,大家在本子上簽下對師老辛苦工作專心治學的肯定——“學術典范,后輩楷?!?。
  五十載的黨史研究,對他而言,平常且重要如三餐,黨史是他的事業,也是他的生活。為此,他幾乎付出所有的精力和時間。退休后,老人依舊早晨7點半坐在書桌前,上床休息的時候依舊是深夜。老伴郝晉仙說:“我對他意見大著哩,從來不操心家務,除了看就是寫,以前拉煤都是我,現在退休了柴米油鹽也還是不管……”但埋怨的眼神轉而變得溫和,“不過還是挺敬佩他的,以前半夜12點到單位叫他回家睡覺,現在還是一樣加班,我還得喊他才睡,不知道為誰加班?!奔影?,為各種約稿,不久前,師老剛加班加點完成了《黨史文匯》交給的“任務”?!八膼酆镁褪枪ぷ?,是五不會同志,不會打麻將、不會打牌、不會下棋、不會唱歌、不會跳舞?!崩习槿鰦伤频拇链了f:“家里什么都不管,你說,你的成果里是不是有我的一半?!?/span>

    近日,筆者多次看望師老。他的屋中四壁皆書,地下室還有幾架子書,但藏書中,幾乎沒有“閑書”,都是與黨史專業相關的資料文獻。師老引以為傲的是,好多他留存的黨史資料比黨史辦公室和省圖更完整全面,如1958年6月創刊的《紅旗》雜志全套、1948年出版的晉察冀、晉冀魯豫、冀魯豫幾家《毛澤東選集》以及中宣部、人民出版社、人民大學、解放軍政治學院出版社等各家出版的《黨史資料》全套。這些舊書都是幾十年來從各種舊書市場搜羅來的,被師文華視為至寶。老伴說,書是師老的命根子。80年代,兩人工資91塊5毛錢養活全家9口人的時候,他也從牙縫里摳著買幾本書,而身上還打著幾個被孫子稱為“大膠布”的補丁。
  有信仰的學者“這輩子,做了一些事,都得益于領導和同志們的幫助,我上中學時國家給我們分60公斤小米,我上大學國家給我助學金,受黨恩惠和栽培,對黨沒有二心,黨交給的工作,怎么認真完成都不為過,干什么都報不完恩情?!闭f這話時,老人望著家中客廳墻壁正中央的毛主席像,“我1953年入團,1954年入黨,我們是那個時代受毛主席教育的人,講大公無私、克己奉公,為國家研究黨史,這是我們的信仰?!?br />   當筆者說年輕人對抗戰史和黨史所知甚少時,他沉默許久,喃喃說:“怎么能不知道我們黨的歷史呢,不知黨的歷史又怎么知道今天怎么來的?黨史一定要記下來,傳下去的呀?!彼f,黨史、革命史是黨領導人民革命、進行建設的經驗總結,可以指導今后的工作,要不唯書、不唯上、只唯實?,F在有人對黨前進中的彎路和黨內存在的腐敗現象深惡痛絕,繼而否定革命、消解神圣、產生懷疑,這是歷史虛無主義態度。在共產黨的領導下,中國無產階級和廣大勞動人民擺脫了壓迫剝削,翻身成主人,這是無可駁斥的事實,要相信,歷史是公正的。
  80年風雨,從戰爭年代走來,吃過舊社會的苦,見證新中國的成立,勒緊褲帶過過日子,也在特殊年代被政治風波沖擊。師文華出了一本自己稱作“日記”的詩集(60年代后記日記的習慣改為寫詩),從詩歌層面看并不是嚴格意義的律詩,甚至有些連打油詩也算不上,但是記錄著他因為查檔案或做口述史而走過的路途,記錄著他在國慶、黨日、抗戰勝利日等特殊日子迸發出的愛國情意,記錄著他對親友知音的拳拳之情。相比起當下飲食男女熱衷小情小調,把國家和歷史思考寫進日記是何其珍貴。
  師文華完成的研究大多是“組織交給的任務”,寫的文章署名大多是集體,也從不計稿費——“發表就是榮譽”。是對馬列主義的信仰、“為國家研究黨史”的信念,支撐他走過55年清貧的研究歲月。

 

                                                                                                                                                                    淡泊名利的老人


  采訪前,得知筆者不是來了解某個歷史問題研究情況而是想記錄他本人的研究生涯時,師文華推辭說自己沒什么好寫的,專業他懂一點,自己做的都是黨交給的任務,就不要寫他了。老伴郝晉仙埋怨又心疼地說:“這個書呆子從來不知道說自己的成績,也不知道爭名爭利?!焙聲x仙說自己是烈士后代,愛打報不平,非要和筆者說說,便談起了被打倒、被監視、被污蔑的難熬日子,談了談本應得卻被別人拿走的待遇和成績。
  師老聽了,擺擺手:“那些事不說,不夸耀自己,不傷害別人。名利不是祖宗留下的,有什么好爭的,吃虧是福,群眾關系好就行了?!?br />   在臨汾一中任教時,工資定級有名額限制,師文華以“別人比自己困難”兩度將名額讓出;評國務院特殊津貼時,競爭激烈,好友都說他應該去找找領導,這個溫和的人第一次拍了桌子,說“爭名爭利丟人”;退休后,單位同事送來一張中央領導接見全國黨史系統表彰大會的報名表,他推辭不去,要“把機會留給年輕人吧”。
  “不想爭名,也不想爭利?!睅熇险f。
  “那您爭什么?”筆者問。
  “我爭成果?!睅熇闲α?。
  確實,他只爭成果。師老給山西抗戰史、山西黨史研究方面填補了不少空白。諸如奠定了突出山西社會背景和社會矛盾的黨史研究分期及框架,理論和事實上駁斥了歷史上對犧盟會“叛徒、特務、大雜燴”的錯誤評價等。治史55年,他有些心得。他認為研究歷史不應該像“照照片”一樣,僅限于時間、地點、人物、活動,還要“知其然,知其所以然”,用理論分析史實。如河北保定開農民運動研討會討論北方農民運動為什么會失敗,有人認為是左傾路線影響,有人認為是平原不利于作戰,師文華認為平原上不是沒有勝仗,而左傾路線全國都有,所以從理論上分析運動失敗的原因是黨組織沒有將馬克思主義路線與當地實際結合。
  有些人問他:“你們搞的研究,誰看?”這引起他的反思,他認為普及黨史和研究黨史同等重要,尤其是青少年應當接受黨史教育。鑒于人們覺得黨史正本枯燥,人們不愛看,他認為應當將黨史通俗化,《抗日烽火遍三晉》《三晉贏得曙色開——漫話山西解放》里的故事就是他從個人回憶錄、研究文章收集來的,這些有根有據、符合史實的黨史故事的標題被師文華寫得像三國水滸一樣,他說:“就是想讓大家茶余飯后翻兩頁?!?br />   師老今年80歲了,每日還堅持看《百年潮》《黨史文匯》等專業雜志,還剪貼報刊上的文章留存資料,每周六還去南宮的舊書市場搜羅黨史類圖書,每天還是寫寫讀讀到深夜,沒事干時書齋中清點自己搜集的《紅旗》《黨史資料》《毛澤東選集》,每接到雜志的約稿“任務”還是從四面書墻中查找資料伏案寫作。

    點著照片上當年共事過的同事好友,低聲自語:“這個還在,這個不在了,這個病了,這個腦子不清楚了……”對于人生,他說不過就是一輩子,所以要知道:“寡欲精神爽,過求結愁腸,過慮添煩惱,寬厚樂趣長?!?br />   走在人生邊兒上,師老平和地度過每一天,和老伴兒繼續相互扶持著,像過去60年中的每一天一樣,不間斷地研究黨史,同過去55年的日常一樣。被問到打算研究到哪一天,師老笑著說:“等糊涂了吧,不過做核磁共振,醫生說我的大腦才60歲!”(來源:山西日報

 

无码中文 出轨中字 人妻中字